中心主任邹玉华教授解读立法语言

谁在为法律语言打“毛刺”
——听专家讲那审读背后的故事
 
 
在线荐稿记者博客联系记者
http://newpaper.dahe.cn/hnrb/images/2015-03/09/06/p66_b.jpg
    李行健(右):原国家语委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语文报刊协会会长、语文出版社社长兼总编。主编《现代汉语规范字典》、《现代汉语规范词典》及《小学生规范字典》等。
http://newpaper.dahe.cn/hnrb/images/2015-03/09/06/p67_b.jpg
    邹玉华:
    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法律语言学研究生导师、中国政法大学语言与证据研究中心主任。从2008年至今,7年共审读16部法律。
http://newpaper.dahe.cn/hnrb/images/2015-03/09/06/p75_b.jpg
    谭景春: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主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中央电视台《中国汉字听写大会》裁判员,主编《现代汉语词典》,2007年至今,共研读16部法律。
    □河南日报报业集团全媒体记者 李敬欣张渝 文/图
    核心提示
    您只知道“有权不能任性”,可您知道吗?立法时连一个字、一组词、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任性。
    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以来,张德江委员长多次强调,把提高立法质量作为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立法工作、完善法律体系永恒的主题。2014年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续聘、增聘17位专家咨询委员。受聘委员既有从事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和应用研究的,又有专门从事法律语言教学研究的专家。
    3月8日,记者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采访到三位专门为法律语言打“毛刺”的专家,为您揭秘法律语言文字把关的幕后故事。
    要严谨专业还要让百姓看懂
    李行健80岁高龄,须发全白,泡一壶香茗,与记者话审读趣事。李老师从吕叔湘大师,后者在语言文字方面的修为可谓登峰造极。但涉足法律语言,还得从另一位语言学家许嘉璐说起。
    许嘉璐曾任国家语委主任,后任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他提出立法要重修文,语言表述不仅不能有硬伤,严谨专业的同时,还得让老百姓看懂。“建议在送会审议前请语言学家帮助审读,挑挑毛病”。
    2007年7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成立立法用语规范化专家咨询委员会,《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主编李行健,原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苏培成,原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董琨等16位语言文字方面的专家被聘,为法律草案的语言文字“号脉把关”。
    虽然年事已高,但李老仍对法律审读中一些事情记忆犹新。他举例说,在合同法中,定金和订金区别大了,买房子签合同时一定要注意。如果你交5万元定金,那必须保证执行合同,不买房子5万元也不退了。如果是订金,那是预付款,如果不买房子了,预付款要退还。
    国家公祭日名称最后一星期决定
    采访邹玉华让记者觉得真是幸运,不仅因为她审读了正在审议的立法法修正案草案,她还参加了设立“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的审读,了解国家公祭日的名称最后是如何确定的。
    去年2月17日,她接到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的电话,邀其参加一个法律文件的集中审议。到了以后才知道,全国人大常委会将以法律的形式,将12月13日设立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
    当时提供的名字有“南京大屠杀受害者(遇难者、罹难者、死难者)国家公祭日”几种名称,让大家讨论。
    专家分析认为,遇难,是因为各种灾难而导致死亡,语义太平,也不足以唤起民族情感;罹难,指遭遇不幸或者灾难,范围较大或人数较多,作为国家公祭来说,没有悲愤的感情色彩。死难,让人闻之动容,表达中华民族对日本帝国主义法西斯暴行的抗议。大家反复讨论,认为死难者能够准确表达国家公祭的本意。
    经过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专家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大都赞成使用“死难”。2014年2月25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设立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草案。
    一字不容苟减标点符号也不行
    谭景春说,法律是通过语言来表述的,法律文本的严谨非常重要。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其表达的意思绝不相同。法律之言一字不容苟减,甚至一个标点符号都不容增减。
    十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最后表决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正案,表决稿删除了一个逗号,大会主席团向代表们提交了长达450余字的解释和说明。
    宪法修正案草案中的相关表述为:“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定对土地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有代表提出,“依照法律规定”,是只规范征收、征用行为,还是也规范补偿行为?大会主席团经研究认为,宪法修正案草案上述规定的本意是:“依照法律规定”既规范征收、征用行为,包括征收、征用的主体和程序,也规范补偿行为,包括补偿的项目和标准。为了避免理解上的歧义,最终定稿中将“并给予补偿”前面的逗号删去。
    这不是一个单纯语法上的问题,而是强调要清晰地表达立法原意。一个逗号之差,直接关系到公民、集体财产能否得到有力保护的问题,谭景春说。
 

  • 中国政法大学语言与证据研究中心
  • 联系人:尚老师
  • 邮箱:hshang103@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