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宗智:薄熙来案审判中的若干证据法问题

将纪检程序中的自书材料以人证形式作为定案依据,不符合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的精神。自书与笔录实无本质区别,但经合法性验证的自书材料可作书证,用以佐证事实或弹劾主要证据。对“明知”的证明,采直接证明与间接证明两种方式,前者常遇困难,因此应善于“根据客观实际情况予以推断”,结合相关直接证据认定“明知”。要悽重对待污点证人的证言,注意利害关系对证言的影响;在新规范的约束下,应建立可监督的作证絡免制度,以使豁免正当有据。相互印证是我国刑事证明之“铁则”,但应当注意取证方法与限度,坚持“自然法则”。被告人享有证据知悉权,但应防止对其他合法利益的损害。被告人质证权可能与庭审效率冲突,应以保障质证权为前提,同时须采取措施提高诉讼效率。辩护方的调查权应当强化并给予制度保障。(原载《法学》2013年第10期)

  • 中国政法大学语言与证据研究中心
  • 联系人:尚老师
  • 邮箱:hshang103@163.com